【Portraits of Two Young Ladies】

故事 - Stories

  他落寞的看著高掛在牆上的那幅少女肖像。
  她仍燦爛的笑著。仍是青春年華,無瑕的笑靨。
  閉館時間到了,他佇立在那裡沒有離開。為此,我不得不稍稍走近了一些。雖是我的職責,但現在的他實在無法讓人碰觸。
  他終究還是驚覺自己已經逗留太久了。最後,他喃喃向那幅畫說:
  「再見了,Elena。」
  在我還沒有說任何話之前,他靜靜的離開了。甚至沒跟我這位老友道別。

  雖然已經二十年了,我還是沒有說。肖像畫裡的人是名叫Abigail的少女,而有名的Elena肖像畫是在她的對面。
  我的老友並不識字。他只知道,館裡最美的那位少女是Elena——人們都這麼說。

  算了,那幅畫對他而言是Elena就好。
  閉館時間到了,我也該下班了。我看了那兩幅互相映照的肖像畫一眼。
  我的老友回去了,然後我又變得跟人們評價相同,覺得Elena比較美。不可思議的是,只有在我那位老友佇立在Abigail面前的時候,微笑的Abigail會超越館裡所有的畫像。
  只有我這麼想吧。其他人毫無感覺,而老友他一開始就認為那幅畫是最美的。

  Elena還是人們眼中最美的肖像畫,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我的老友離去之後,她就會奪回她的榮耀。
  但是我開始怨恨她。
  我的老友一直認為他凝視的少女名叫Elena。不,她不叫那個名字。
  每次他說出「再見了,Elena」的時候,Elena就在他的背後竊笑著。她自傲的想,因為我是最美的,你才會弄錯名字。至於你的審美觀,那只是上帝開的玩笑,無須在意。
  只有我這麼想吧。其他人毫無感覺,而對老友而言,他背後根本就沒有Elena。

  有時我會心念一轉,認為這是Abigail的錯。她在老友心中不僅勝過Elena,還奪走了Elena的名字與所有榮耀。那一瞬間,她對面的那幅畫什麼都沒有剩下了。對老友而言那裡根本就沒有畫。
  她高高在上,那微笑並不是給我的老友看的,而是在對她對面的少女炫耀。
  只有我這麼想吧。其他人毫無感覺,而對老友而言,她的確在對他笑。

  當老友駐足於他的Elena面前時,我偶爾會站在人們的Elena面前。
  「妳怎麼想呢,Elena?」
  我當然知道她不會回答。我比任何人都理性的知道,那只是一幅畫。畫的主角Elena或許根本沒有那麼美,那只是她投射在畫家心裡的形象。形象並不是一個完整的人,它沒有自我。所以畫裡的Elena不會回答。
  所以Elena不會鄙夷Abigail,Abigail也不會嘲笑Elena。她們只是純潔的少女,在鄙夷或嘲笑的人是我。

  我的老友走了,我也時日無多。剩下的日子裡,我決定不再去看那兩幅畫。
  她們是完美的鏡子,本身毫無瑕疵,卻會映照出我的醜陋。
  再見了,Elena。再見了,Abigail。

  最後道別的那一刻,我心底還是覺得,她們是兩幅對立的畫。
  我大概沒救了吧。我更加果決的離開了,暴露出自己弱點的人是不能走在危險地帶的。

2007年5月29日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