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面愛情故事】

故事 - Stories

  所謂的中秋節特典,當然就是在中秋節當天發表的作品。因為純粹是為了應景,所以一些細節也就沒有寫得很講究,還請見諒。
  那麼,請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們,大家一起來收看吧(笑)。

※請不要被標題給騙了。

ZERO◆楔子

  月,是上天賜給我們最珍貴的寶藏。她是孕育我們生命的大地,是我們的母親。我們只有一個月球,每個人都有責任,要好好保護她。據說,過去的人類是居住在一個叫做「地球」的行星上,因為不懂得保護自己的星球,最終走向滅亡,只剩下擁有遠見先知的我們,來到了月球上。不相信嗎?好,抬起頭向天空看一看吧——「地球」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其實就是一般所說的「死寂之月」,簡稱死月,也就是我們月球軌道所環繞的中心。看見今日灰白的死月,你也許不相信,當初的地球,也曾和月球一樣湛藍璀璨!

  今天我並不是來講有關過去人類在死月上的故事的,不過我所要說的故事,和死月有很大的關係。這是一個發生在月面最大都市「寧靜市」的浪漫愛情故事唷。(真的嗎?)

  寧靜市,一個絕不寧靜的都市。擁有月球最大的「L1空港」,是世界的交通中心。雖然位居月球七層領域的最底層,卻是發展完整的先進城市。這個世界各地的人們交會的地方,總會發生些不平凡的邂逅。

  少年的名字是吳剛。他是個十六歲的學生,一直以來就並不平凡,被人稱為天才。他擁有如死月般銀灰色的髮絲,以及皎潔的面容。這樣一個外表和名字不相稱的少年,是寧靜市SC區中級學校(乾脆簡稱SC吧,因為SC區根本就是學園區)的名人。甚至,根本就是全SC區的名人。才十六歲,他已對自己太過俊秀的外表感到厭煩,每天為包圍他的人群所擾。他不知道,自己明明什麼也沒做,為什麼女生們總要聚成一群包圍他,為什麼老是有男生要放些謠言中傷他。

  那年他通過了全科的M5級資優檢測,於是索性不再去上學。十六歲的這一年,因為離開了學校,他遇上了人生中的巨大轉折。因為,這城市並不是只有吳剛一個天才,也不是只有吳剛一個受到死月的眷顧而擁有銀白髮絲的人。

  少女的名字是玉兔。雖然從學校中輟,從很多方面來看卻比同年紀的人更具才華。她父母雙亡,在叔叔家寄住,原本因為叔叔是個富商而不愁吃穿,但她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白白的讓叔叔照顧,於是堅持要自己維持生計。十六歲的玉兔相當有商業頭腦,投入食品業之後,由於獨特的創意,儼然成為業界人盡皆知的「女王」。她在L1開了一間「名物屋玉兔麻糬」,現在已經在世界各地設有連鎖店。(※給閱讀本文的地球人的註解:『世界各地』其實還不就那麼小?)

  成為玉家又一富商的玉兔,在此時決定將產業交給堂哥。她退居擔任董事,實際上則開始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追求少女心中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要說她的人生現在過得很一般也對,不過如果說她的人生已經比一般人都快,快到反璞歸真的境界了,那也沒錯。她的逐夢之旅,連她自己也完全不能預料,畢竟她在L1也是公認的才貌雙全,和某個少年相反的,因為她擁有不服輸、不妥協的倔強性格,男生們要不是覺得自己匹配不上而將她當作女神或偶像,就是覺得招惹不起、無法相處而敬而遠之。

  離開學校自力研讀的少年,與離開商場展開冒險的少女。等待著他們的,是令人難以想像的傳奇故事。

  ——仔細讀一讀劇情,好像很草率嘛。……嗯,的確是這樣耶。

UNO◆從「初識」到「誓言」

  一切都來得那麼剛好,也許是上天的安排。(編按:當然啦,完全是作者的安排。)

  玉兔已經兩年沒體驗親自服務顧客的感覺了,因此她今天特別情商,回到「名物屋玉兔麻糬」的L1本店去當一日店員。不過讓員工們感到可惜的是,雖然玉兔做麻糬的手藝是傳說級的,但是她今天只想在櫃臺和客人互動。

  本來營業一直很順利的。但是,正當玉兔做得起勁時,有個少年走進店裡來了。不是別人,正是吳剛。他一直聽聞玉兔麻糬好吃到一個極致,卻從來沒有機會嚐嚐看,於是今天特地來見識一下。他哪裡想得到,生平第一次來L1本店,就遇見了玉兔麻糬的創始者!當然,他並不知道那個站在櫃臺戴著紅色帽子,笑容可掬的女店員,就是玉兔本人。他也不知道,才沒一會兒,自己就引起騷動了。

  「小剛剛~!」也不知道哪一個先喊的,轉眼間L1街上有很多女生就靠過來了。吳剛認出了其中幾個,都是SC裡常常圍在他旁邊的人。今天不應該來L1的,他心想。

  不到一分鐘,L1本店前就被擠得滿滿的了。一群女生有的尖叫有的到處呼朋引伴,還有人嚷著要簽名。不知道什麼時候本店前的大馬路已經給擠得水洩不通了,人越多聲音還越吵,震得店裡的員工快聽不見了。最糟的是,人多是多,可是都不買麻糬。

  「小剛剛——!」

  「呀——!」

  「小剛剛我愛你——!」

  吳剛給這陣噪音吵得耳膜都快震破了,頭也痛到他想開口叫大家安靜都沒辦法。他只想,真正有氣質的女生哪會這樣吵吵鬧鬧?就不相信SC的人都是這副德行。

  「不要在我的店門口吵吵鬧鬧!」玉兔忍受不住,用力大吼。她的聲音彷彿有穿透力,全部的人都聽見了。群眾安靜了一瞬間,然後又開始吵,還指著玉兔破口大罵。「妳誰呀?」「店員這麼囂張!」「干妳什麼事?」甚至有個或許是學姊的人吼著「小鬼閉嘴!」

  「哎唷,怎麼會變這樣啦……」玉兔不耐煩的按著額頭抱怨。

  又吵鬧了一會兒,吳剛好不容易穩住頭痛,他一把抓起店員玉兔的手,對群眾喊:「很抱歉!但是我已經有交往對象了!請妳們不要再纏我了!」玉兔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他連忙擠了擠眼,玉兔才會意過來。好吧,雖然不知道這個客人是哪裡來的偶像巨星,暫且幫你這個忙。

  「那個女人是誰呀?」「是她自己跑來纏小剛的吧!」然而吳剛的策略顯然化解不了危機。剛才吼著小鬼小鬼的學姊又再度叫囂:「不要拿工讀生來唬人喔!」

  「夠了!」玉兔摘下店員的紅帽子一扔,銀白的秀髮頓時舒展開來,飄掠過空中。「有誰自認為,比我更配得上小剛的,歡迎站出來!」

  霎時之間一大群女生都安靜了。

  順帶一提,吳剛也傻住了,還有店裡的其他店員也愣在那邊。如果任何一天有讀者想問我什麼叫驚為天人,我都會很樂意的舉這個例子來說明——不只是一般的驚為天人而已,還是一對只是站在一起就會散發出完美無瑕的氣質的王子與公主,更別提他們兩人的手還緊緊的牽繫在一起。

  「沒有人是吧?」玉兔輕聲一笑。「那麼,請各位不要妨礙本店營業,謝謝合作。」

  那群張大嘴說不出話的人,還果真識趣的走了,可惜她們沒有一個人至少留下來買盒麻糬再走。

  「呼……」玉兔鬆了一口氣。「……怎麼啦?客人。」吳剛還呆呆的看著她,手也還抓著她的手。

  「——呃,沒事,」吳剛像是被電到般的彈開手。「我要一盒十六個的麻糬。」

  這就是他們的初識。

  發生了很多事情,並不是單純的一場騷動就決定了兩人的緣分。不過他們發生的事都是他們之間的回憶,也不是我能夠一一鋪陳的。事實上,我也搞不太清楚這兩個年輕人到底經歷過什麼。不過大概的說的話,或許是吳剛展現了他的誠意吧。他買了麻糬回家之後的隔天,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有一股衝動要再去L1本店。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去買麻糬還是為了找那個店員,總之他就去了,結果她並不在。直到他發現她不在而感到一絲莫名的落寞時,他才確定自己來到L1並不是為了麻糬。不過總之他還是買了麻糬,畢竟真的蠻好吃的。又過了七天他又去L1,那店員還是不在。陸陸續續去了幾次,也許是玉兔麻糬很好吃的緣故,他仍不放棄。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或許不全然是他的精誠所至,但是要是吳剛沒有不斷不斷的再度回到L1,他也不會真的再見到玉兔。玉兔會再回到L1分店,不能說是巧合,畢竟她總是要來視察,但是就在她回來的這一天,竟發現那個百日前曾經把本店搞得雞飛狗跳的少年,赫然就在店裡等著她——就如同她不在時,吳剛莫名的落寞那般,他在她眼前時,玉兔的心中也有股莫名的……難以定義,或許是欣喜。

  正式來說,這才是他們的初識。

  「麻糬女王VS天才少年」,這樣的標題當時還出現在專門報八卦消息的蕃茄日報上,造成了一陣子的轟動。這兩人雖然不喜歡事情鬧得這麼大,但是這時候距離他們的初識已將近一年了,已經再也沒有任何流言蜚語,能妨礙他們的感情了。各位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翻一下當時的蕃茄日報,不過我想那麼久以前的報紙你們是沒有啦……那我們回到正題吧。

  當時的吳剛和玉兔,兩個人同年紀,都還不確定愛是什麼。但是,正如同其他十六七歲的少男少女們,這不知道是什麼的「愛」正是他們所企求的。雖然他們無法確定愛究竟是什麼,但在兩人在一起的某一天,某一次牽著手走過某個地方時,就在那個剎那——雖然每次回想時,確切的時間地點都不太一樣——他們的心裡同時有個聲音,穿破了他們機敏的智慧,壓倒了他們冷靜的理智,告訴他們:「這就是愛」。別問我這兩人的心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化學變化,我想,除了你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教會你。

  莫名其妙尋得了自己愛情的兩人,走到了寧靜湖畔。在湖畔的一棵桂樹下,兩人牽起了手,彼此的心徵得了對方的默契。

  「就讓桂樹來作證,」吳剛說。

  「我們的愛永遠不朽。」玉兔說。

  這就是他們的誓言。

  ——等一下。到目前為止……還不算太扯吧?

DUE◆從「誓言」到「心碎」

  如果兩個年輕人就這麼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這個故事未免太無聊了。而且,礙於篇幅限制,我也沒辦法提太多兩人交往兩年來甜甜蜜蜜的事情。其實還不就那個樣?現在回想起來,他們搞不好都覺得每天只因為見到彼此就很快樂這件事還蠻傻的。尤其是在這股傻勁中,兩個人一同做的傻事,一同編織的傻回憶,真的是傻得可以。比如說,為了幫吳剛慶生,玉兔做了一個超大的麻糬,取名為「M5大麻糬」,還請了他在SC的朋友來吃,結果一聽說可以免費吃到玉兔親手做的麻糬,大家都跑來了,人數遠遠超過玉兔的預期,結果大家一人切一塊之後,那個超大麻糬最後還不是跟一般麻糬一樣,一人只有一小塊而已。像這樣的小趣事,兩年來經常都在發生,還有件更糟糕的事,我聽到以後倒足胃口,整整三十天不敢吃麻糬,所以我想我也別告訴你們了。

  兩個人十八歲那年(這麼快?),吳剛去了研究所。當然啦,研究所也在SC裡頭,所以雖然兩人見面的次數因為吳剛老是得做些密集研究而變得較不頻繁了,他們還是沒有因此失去聯繫。當時的他們,雖然不是人人稱羨的神仙眷侶,卻也是受到眾多祝福的一對佳人。雖然他們本人未曾提及,但是很多朋友都猜,等吳剛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兩人就要結婚了。

  然而,僅是這段時間裡相處的時間稍微減少了一些,當中就潛藏了危機。

  連續六十天兩人都沒有見面。不是因為吳剛在研究室裡忙碌,而是因為玉兔以「名物屋玉兔麻糬」董事的身份到L7去開會了。除了玉兔主動和吳剛維持聯絡以外的時間,每次吳剛打電話去問候,總是碰上她正在開會的時候。

  L7——月面都市第七層領域「L7空港區」——凡人難以處及的天界。七層領域中,L7是唯一限制入境者身份的地方。吳剛有不好的預感,尤其是越來越難聯絡上玉兔之後。

  於是那一天。吳剛在SC附近正在找晚餐可以解決的地方時,他惹上麻煩了。一群人又不知道為什麼朝著他衝過來——他雖然大半時間都在SC的研究室裡關著,但是每兩次出門大概就有一次會碰到這種事——不過這次不太一樣。仔細一瞧,原來這群人不是衝著他來的。一個鴨舌帽壓得低低的、戴太陽眼鏡、穿黑色夾克的女人,正沒命的沿著街道狂奔。後面那群人有的扛著攝影機有人提著麥克風,衣服上還有好幾家不同電視台和報社的標誌。吳剛還來不及再看清楚一點,那個女人已經整個撲到他身上。他被撞倒在地上滾了幾圈,頭昏眼花。緊接著那群人跑了過來,吳剛一時間什麼也看不清楚,胡亂的往四面八方亂踢亂打。

  等到再度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時,他發現那些人都不見了。再看一看四周,他居然已經不在原地了,而是拉著剛才撞他的那個女人的衣袖,跑到了兩條街外。

  「謝謝你的幫忙。」她脫下太陽眼鏡。

  「哪裡、哪裡……」吳剛俯著頭氣喘吁吁的。他抬起頭來想看看對方長什麼樣子,才一瞄到她的臉,他就呆住了。他見過她,他見過這個人!而且不止一次兩次!閃閃動人的雙眼、高挑的身材,還有最具特色的,細如游絲、彎如蝕月的雙眉——即使關在SC裡做研究的瘋子族群裡也家喻戶曉的,電視曝光率超高的偶像歌手!(編按: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點草率?)

  「嚇!」吳剛倒抽了一口氣。「請問一下——妳該不會是唱『Sierra Vast Melodies』的那個——嫦娥……吧……?」

  「噓!……」嫦娥急忙左顧右盼了一番,確定街上行人沒有在注意她之後,緊張兮兮的再度把太陽眼鏡戴回去。「別太大聲啊!」

  「抱歉!」吳剛輕聲說。

  就這樣,為了感謝吳剛幫她趕跑了狗仔隊——雖然吳剛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在混亂中究竟做了什麼——嫦娥決定請他在離L1不遠的一間餐廳裡吃晚餐。能和大明星一起共進晚餐可是千載難逢的好運,吳剛想都不想就答應了。兩人選了個靠窗的位置,點了簡餐和咖啡一邊吃一邊聊天。

  「這些媒體,真是煩死人了。」嫦娥說。

  「我能體會……我也常常被一群女生追著跑,久而久之腳力就鍛鍊得很好,有時候還會不知不覺就跑了兩三條街。」

  「真的呀?也對……你看起來就很像是那種會成為萬人迷的TYPE呢。要不要走演藝圈啊?呵呵……」

  兩人在餐廳裡有說有笑的同時,一個人影佇立在外面的街上。

  玉兔剛回到L1。她站在馬路對面,遠遠隔著透明玻璃望著他們。她顯得有些困惑。為什麼呢?我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呢?一面這麼無意義的問著自己,一面看著正在和從未見過的、戴著墨鏡的女人約會的吳剛。就這麼幾秒鐘,就這麼幾分鐘。

  於是她離開了。踐踏著正在咆哮的L1的街道,她離開了。

  「你走!我不想再見到你!」

  「為什麼,玉兔……」

  「你這個騙子!騙子!」玉兔含著眼淚,跺腳趕吳剛走。任憑吳剛怎麼試圖解釋,都無濟於事。

  「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你這個騙子!我對你付出那麼多,結果你怎麼了?你這個騙子!騙子!騙子……」

  吳剛莫可奈何的走了,兩人都受了傷。他以前就很瞭解玉兔,他喜歡她的優點,也能包容她的缺點,但是她有著可怕的嫉妒心。他以前認為,只要自己不變心,嫉妒並不會影響到他們。但他犯下了錯。

  另一個錯,是他誤以為時間可以撫平傷痕。他關在研究室裡七天七夜,讓自己冷靜,也想讓玉兔冷靜。但他不知道,這對玉兔來說只是冷淡,只是放棄的表示。後來,吳剛再度回到L1時,他並沒有遇見冷靜下來的玉兔,而是發現她和一個打扮時髦的男生走在一起。他叫住玉兔,只換來她的白眼。

  「你滾開!我不想再看到你!」玉兔轉過頭去不看他。「金蟾,我們走。」

  「玉兔,等一等……」吳剛拉住她的手。就如同兩年前他們初次見面的那一天一樣,拉住她的手。

  「你,滾,開!用滾的!不要再讓我看到!不然我就讓你的臉腫到比M5大麻糬還大!」

  「玉兔,妳不能就這樣——」

  啪。

  吳剛是在眼前的視野突然轉到另一個方向之後,才感覺到陣陣麻痛從臉頰裡面透出來。

  「我要怎樣就怎樣!」玉兔說:「你馬上給我滾!我做麻糬做五六年,手力可不是假的!」

  吳剛一句話也說不出口。玉兔拉著她那個叫做金蟾的新男友,當著吳剛的面勾肩搭背的一路走遠。

  這就是他心碎的那一天。

  ——嗯……好像已經太扯了。哎呀,糟糕。

TRE(1)◆從「心碎」到「心死」

  彷彿是從一場惡夢中驚醒一般,當吳剛從內心一片空虛的漫步中醒覺過來時,他正站在SC圍牆外的人行道上。陽光像是天譴般的壓在他身上,變得很沈重。

  還記得,玉兔和他一同走過這條人行道。因為路旁種滿了黃榕,她開玩笑說,乾脆把這條步道叫做郭徑好了。吳剛把她的玩笑話告訴同學們,結果這條郭徑居然真的成了SC的著名景點。後來,他們又一同走在人行道上,她抓著榕樹的鬚跳了起來,在半空中盪來盪去,結果手一滑,掉了下來,正好落在他的懷裡。

  吳剛彎起了雙手。然後他突然又回到現實世界,沒有玉兔可以讓他抱在懷裡。他還記得,他當時覺得很重。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又更重了些。

  不知不覺,他又走到寧靜湖畔來了。那棵桂樹,直到幾天以前,都一直象徵著他們的愛情。今天它還是跟以往一樣,沒什麼改變,可是在吳剛眼裡,它長在這湖畔,看起來就像是個累贅。正好,路邊有一把斧頭(這麼巧?),吳剛拾起斧頭,對著桂樹低聲咒罵了一句沒有人聽得清的話,然後從樹幹中間狠狠劈了下去,一口氣劈到一半。吳剛拔出斧頭,想要第二劈把它給砍成兩半,但斧頭才剛離開鑿痕,桂樹卻奇蹟似的漸漸再生,將自己的傷口給填滿了,看起來就像從來沒被砍過一樣。

  「見鬼了……」吳剛不服氣的又砍,這次只砍到三分之二。他一拔起斧頭,桂樹又癒合回去。連試了幾次,總也無法將桂樹砍斷。最後吳剛心想,既然一次砍不斷就會再生,那就一口氣將它砍斷不就得了?於是他再度提起斧頭,原地抓著它轉了幾圈,用盡最大的力量往樹幹橫掃過去。——咚!只見樹幹毫髮無傷。吳剛愣愣的看著自己空空的雙手。喔,好像是劈空了,斧頭飛出去了。飛到哪裡去了呢?吳剛前後左右看了一下。

  「年、年輕人……」

  吳剛的背後走出一個滿臉鬍渣,穿著白色實驗服的大叔。「年輕人,你的斧頭掉了嗎?」

  「是、是的……」

  「那麼,你的斧頭是這一把呢?……」他舉起右手,手上抓著一把金色的斧頭。

  「……還是這一把呢?……」他舉起左手,手上抓了一把銀色的斧頭。

  「……還是……」然後,他把雙手的斧頭扔到一旁。「……我頭上嵌著的這一把呢?」

  「對、對不起!」吳剛慌張的向大叔道歉。

  「沒關係,幸好只是把我頭上這頂安全帽給片開了而已……怎麼,你對我們『寧靜生物科技研究所』種出來的桂樹感到很新奇嗎?」

  「『生物科技』?」吳剛好奇的問。

  「呃,簡單說,就是可以把蕃茄種到比你頭還大的科技。」

  「原來如此……這棵桂樹是你們做出來的?」

  「沒錯……」大叔說:「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寧靜生研所的所長兼研究員,尼爾.阿姆斯壯博士。雖然說因為經費不足,研究員都走光了,不過在那之前,我們已經完成了這偉大的基因改良成品。這棵桂樹,不論怎麼砍它,它都會瞬間再生!怎麼樣,夠正吧?保證你砍不斷!」

  「真厲害……」吳剛敬畏的說。「改良過的桂樹有沒有名字啊?」

  「呵呵……」阿姆斯壯博士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我們都稱它為……『不朽的愛情』。」

  吳剛聽到這個名字,思索了一會兒。然後,他說:「愛情根本就沒有不朽的。」

  「我們就可以讓它不朽。」阿姆斯壯博士很有自信的說。

  「你們只不過是搞生物科技的……」

  「年輕人,這兩者都一樣。桂樹也好,愛情也好。砍不斷的桂樹,雖然也會因為斧頭的破壞而受傷,但是它還會再長回來;即使只是一般的桂樹,它還是會長回來,只是花的時間比較久罷了。」

  吳剛聽出了他話中的含意。「博士……你真的辦得到嗎?」

  「年輕人,你的心死了嗎?」阿姆斯壯博士問。

  「什麼?」

  「你的心,死了嗎?」阿姆斯壯博士說:「我正在進行一個計畫唷。不過,只有已經死過一次的勇士,才能和我一起冒這個險!」

  吳剛閉上眼睛。他靜靜的等待了幾分鐘,讓所有過去和玉兔相處過的畫面流過腦海中。

  「或許已經死了。」

  這,就是他殺死自己的心的那一天。

TRE(2)◆從「心碎」到「悔恨」

  那之後,足有幾十天玉兔沒有再見到吳剛。她在L1的家裡悶悶不樂的一直發著呆。她的堂哥看她這樣一天比一天消沈也不是辦法,於是他想了很久該怎麼安慰她。不過,最後他還是打算實際溝通了再看著辦。他找了一個下午,到L1去看玉兔。

  「阿蟾哥,你來啦。」玉兔有氣無力的說。玉蟾皺著眉看著自己的堂妹,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以前不是總是精力飽滿的嗎?不是無論何時都能歡笑的嗎?現在,連她以前令人難耐的倔強脾氣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這反倒又令人難耐。

  「還是忘不掉他嗎?」

  「不知道。」玉兔說。

  「不想真的重新去找另一個人嗎?」

  「不知道。」玉兔說:「即使那一天,只是在他面前和你在一起,都覺得心好痛。」

  「沒辦法囉。妳那天又死不肯聽人家解釋。」玉蟾說。

  「我不要他解釋!我只要他道歉!」

  玉蟾笑了一笑:「那好吧。」於是轉頭就走。她總算恢復了一點精神,雖然心裡還是亂糟糟的,總比什麼都不想來得好。「別老是悶著什麼都不做,身體會變差。」臨走前他還叮嚀了堂妹一句:「偶爾起來動一動!」

  玉兔一站起來走動,就想撥電話給吳剛。但是,她又覺得不是自己的錯,為什麼自己要去找他,應該等他來道歉才對,所以一直沒這麼做。轉了幾圈之後,她又回到原點,坐在家裡悶悶不樂。久了之後也有點無聊,就打開蕃茄日報來看。每次頭版都是些無聊的名人緋聞,她沒有心情看,她將頭版扔到一旁。夾在最裡面的單張報紙上整頁都刊載了「寧靜研究所太空探測計畫」的消息,她想,現在打開電視或許也都在播這個,她沒有興趣知道,也把這張報紙扔到一旁。社會新聞說有個住在L2的玩具收藏家花了六千萬元買了三百多顆BB彈,還有說L7一個財團首腦凌晨心臟病發死了什麼的,她隨便看了一下,也將報紙扔到一旁。才看不到一分鐘,整份報紙都散落一地。她看見這個亂七八糟的模樣,心情反而好了起來。她決定把整個屋子弄成這樣。

  這件蠢事——如果你硬要我評論的話——花了玉兔三個多小時。整間屋子裡堆滿了皺成一團之後又自然舒展開來的舊報紙,從今天的日報一路堆到六十天前的。

  但是就在她弄得自己汗流浹背,一邊望著自己偉大的傑作時,在她腳邊的那張報紙卻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抱著「今天就這樣看報紙吧」的想法撿起那張報紙,仔細一看,原來是蕃茄日報的記者採訪過程中被痛毆的新聞。她從那個版面的最開頭開始看。「歌手嫦娥昨天下午在L1的『S.V.2』室內演唱會,她的緋聞對象后羿也毫不顧忌的出席捧場。后羿今天下午在WA區立體育場有射箭單人的準決賽,他贏得勝利確定晉級決賽後,立刻趕往S.V.2現場,趕上嫦娥的第二首歌。后羿表示,嫦娥是他一直以來的偶像,來看演唱會是理所當然,演唱會圓滿結束後兩人也各自離開。……本報記者與○○△△□□等電視台及報社記者欲訪問嫦娥時,嫦娥再度使用換車手法躲避記者,最後還直接下車用跑的。記者一路跟隨,在半路因為衝撞到行人而遭到數名行人的毆打,嫦娥也乘勢逃離現場。」上面還登了一張路人對記者破口大罵的照片和一張一個被撞倒在地上的少年踢倒記者的照片,還有最後嫦娥離開的照片,那個少年在她前面護送,而其他幾個路人則排成一排擋住記者。玉兔認出了那個狼狽的跌在地上的少年,也就是那個拉著嫦娥逃跑的少年。她也覺得照片裡的嫦娥背影格外的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

  玉兔跌坐在報紙堆裡面。每一張報紙,每一張右上角都有顆蕃茄,滿坑滿谷的蕃茄,將她活埋在谷底。

  雖然不是很清晰可見,但是這其實是她的悔恨。

  ——喂,好像有點不合語法吧?

CUATRO◆從那一天,到……

  尼爾.阿姆斯壯博士,雖然一直從事的是生物科技(也就是把蕃茄種到不止比你頭還大,還可以光靠一顆就把你活埋在谷底的科技),但是月球就這麼小,物種雖然多樣,但能研究的模式轉來轉去也轉不出小空間,所以他開始拓展他的野心。他最新的計畫,是延攬太空科技人才,進行從來沒有人敢作的挑戰——登陸死月!

  死月這麼近,為什麼從來沒有人敢登陸?因為據說住在死月上的人類滅亡的時候,死月的污染已經嚴重到即使穿著防護衣也不可能阻擋的地步了。即使現在,他(稱呼自己的月球用『她』,稱呼死月一般用『他』)仍被一大層濃密的灰雲覆蓋,沒有人知道地表的狀況。所以,阿姆斯壯博士說過,只有一點都不怕死,完全放棄生命希望的人,才能參加登陸死月的計畫。阿姆斯壯博士向政府爭取了鉅額補助,他和招攬到的成員共十三人一起移動到了在L7特別興建的「尼爾.阿姆斯壯科學機構」(Neil Armstrong Science Agency,你要簡稱之為NASA也可以)。

  吳剛加入了他的計畫之後,一直進行體能的鍛鍊,生活全部在NASA裡,足不出戶。雖然他人生中第一次來到了L7曾讓他有點興奮,但是很快的他就把自己的心志全部投入訓練中。過去曾經發生的任何事,都從每天規律的生活行程中被排擠出去,沒有時間讓他作多餘的思考。令人意外的是,阿姆斯壯博士說,他自己也是登陸死月計畫的宇航員之一,因此他也每天和吳剛一起鍛鍊體能、參加活動訓練。同樣是宇航員的還有艾文.奧德林與麥克.柯林斯兩人。

  「來,累了吧,我朋友帶了點心來喔。」經過一年多的訓練,四個人的默契都培養得很好。四人中的麥克據說是有個朋友,常常送點心給他。麥克把這當作人生中最後難得能吃點心的時刻,每一次都感激的收下,然後分給其他三個人吃。今天吳剛拿到手上的點心,包裝上寫著「名物屋玉兔麻糬」。

  吳剛不禁掉下眼淚來。麥克連忙問他怎麼了,但他硬是不回答。「沒什麼,沒什麼……」他說:「只是我決定了,無論如何,我都要活著踏上死月。」

  「你的心又活過來了呢。」阿姆斯壯博士說。

  「那又怎樣?」吳剛說。然後他打開包裝,洋溢著幸福的表情,開始吃麻糬。

  「那玩意兒是真的很好吃。」艾文感嘆的說。

  就這麼,吳剛在NASA裡,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中錯過了兩次生日派對。直到任務預定日已經僅在三十天後了,他才想起他度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如果說度日如年的話,他已經橫跨不知道幾世紀了。離開月球表面的龐大壓力降臨在他身上,死亡的機率比生存的機率還要高。「如果你們清楚的記得訓練的時候教給你們的那些應變措施,你們的死亡機率是零。如果你們抱有堅定無匹的信念要一睹死寂之月真面目,你們的死亡機率是零。」阿姆斯壯博士說。「那麼,走吧!」到了他終於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任務的那一天也來臨了。

  這就是那一天,吳剛離開人世的那天。等等,不是你們所想的離開人世啦,我的意思是離開人類居住的這個星球。任務的當天凌晨,吳剛吃了幾顆玉兔麻糬,抱著一定會成功的信心,前往比L7更高一層的地方,「L8空港」。任務中間的過程細節,因為涉及太多專業知識,我就不講了,要我講也講不出來。

  ——啊?怎麼好像重要的事都被跳過了?

  全世界都在注意登陸死月的任務。各大都市的超大電視看板都實況轉播,不過一直都只有地面基地的影像。轉播記者說「四名太空人已經進入船艙準備出發」,不過經過了好一會兒也沒出發。地面基地裡正在忙著準備調整各項機器,當然啦,一個普通的記者是半點也看不懂的。「進入死月的大氣層之後,電磁波可能會受到干擾,對此地面基地表示他們已經克服了技術上的困難,不論是回報任務狀況或是轉播畫面都沒有問題。」

  而這時候,月面上,玉兔正在L1的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大家為什麼都抬著頭呢?突然街上的人群都開始發出驚異的呼聲,她跟著抬起頭,就看見了電視螢幕正在轉播的地面基地畫面。「火箭升空了——!」記者大叫。一道火柱將火箭和太空梭推上了天空。

  登陸死月……?

  玉兔和街上的所有人一樣,站在路旁,盯著電視螢幕瞧。「月面最外圍『L8空港』的脫離速度是每秒二點三八公里,超越了這個速度之後,就能離開月球軌道!」記者照著稿子唸著,「死月距月球三十八萬公里,進入太空船的軌道之後,地面管制小組會檢查所有設定,然後開始往死月的航程,預計需要三天的時間可以抵達……」

  玉兔看了看自己的錶,想著三天後還有什麼別的事。她完全沒料到,吳剛會在那艘太空船上,漸漸離她遠去。

CINQUE◆……到那一天

  雖然離題,不過我還是想說一下,玉兔麻糬真的還蠻好吃的。而且他們的標誌真的好可愛,是一隻拿木樁在搗麻糬的兔子……不過最近聽說他們已經擴大營業範圍,不止賣麻糬了,還有太陽餅和雪糕之類的東西,而且明年夏天還要推出冰冰涼涼的「名物屋玉兔☆寂月柚汁」,我真好奇這到底會是什麼東西。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一下,一般來說飯糰外面都是包海苔嘛,可是我覺得很納悶,既然壽司可以有海苔壽司跟豆皮壽司,那為什麼飯糰外面不可以整個包豆皮?所以我在家裡有實際做做看……沒想到它誕生了!我在L1本店看到了「名物屋玉兔豆飯糰」!高高興興的買來一看,才發現不是豆皮飯糰,是包豆沙餡的飯糰。唔,飯糰包什麼豆沙餡啊,我覺得不合。

  ——哎呀,怎麼岔題岔了這麼大一段,趕緊回題。

  三天後。玉兔沒跟任何人說她究竟花了多久才把滿屋的報紙清理乾淨,本來她並不想動那些報紙的,因為全部整理好之後,她又要面對空蕩蕩的家,只有她一個人。可是,她好像又覺得這個家不會永遠只有她一個人,所以她還是把報紙都整理好了。問她為什麼的話,大概跟問我為什麼一樣,「不知道」。她覺得自己再也不知道任何概念了,她以前知道自己不瞭解愛,後來她以為她頓悟了,突然發現了愛,可是她現在又明白她根本就不懂。即使她好像歸納出了些什麼,那卻又和以前她以為自己懂得愛的時候所下的定義完全相反。她不應該衝動,應該冷靜;她不應該冷靜,應該無拘無束。她不應該嫉妒,應該包容;她不應該包容,應該在乎對方。她不應該拒絕他,應該原諒他;她不應該原諒他,應該……

  玉兔想,或許真的應該撥個電話給他,問問他最近到底在哪裡、在做些什麼。

  「小兔!」玉蟾堂哥從屋外跑進來。「妳快來外面!」

  「怎麼了……?」玉兔好奇的跟著玉蟾走出門外。玉蟾好像很急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街上的人群都在尖叫、歡聲雷動。「各位都聽到了,從死月傳回來的影像與聲音!」轉播記者用發瘋般的興奮語調吼著。L1的街上還有一大票女生對著電視螢幕大喊:「小剛剛~!」玉兔抬起頭看電視螢幕,那是三天前說過的,要踏上死月的太空人——正在向月球上的某個人,說出他的感言……

  「玉兔……我不知道……妳會不會聽到我的聲音。」

  吳剛的聲音,夾雜著吱吱喳喳的雜訊,響徹了整個寧靜市。

  「也不知道……妳會不會回答我。雖然,今天是我這輩子距離妳最遠的一天……可是我覺得,這兩年來,今天是我距離妳最近的一天……」

  「地面,看到了嗎?這裡灰暗的雲底下,隱藏的是這麼美麗的世界!而且旁邊就有一條河!」艾文的聲音傳來。「也難怪吳剛這小子高興得什麼瘋話都說出來了!」L1街上那群女生立刻對著電視螢幕上的艾文噓了五秒鐘。

  「……我想說,真的對不起……妳請我吃麻糬,我從來沒請妳吃過什麼……妳幫我趕走好幾次麻煩,可是妳太厲害了,我總是幫不上忙……考研究所的時候妳一直支持鼓勵我,可是我除了到L1買麻糬之外,真的沒有做什麼事支持妳……」

  「小剛跟艾文,你們兩個可不可以站過去一點?」阿姆斯壯說:「這裡要插上NASA的旗子……這裡是影像正中央吧?是不是、是不是啊,地面請回答?」

  「是的,你真是超準的,請注意土壤有無腐蝕性成分。」地面基地的工作人員說。

  「雖然這只是我的一小步……」阿姆斯壯搬出旗子:「可是我的腳確實感覺到了,這裡的土踏下去就跟一般的土沒兩樣!你們看,還有長草!我猜就算我現在把頭盔脫掉也可以呼吸!」說著他就把NASA的旗用力插到地上。

  「……玉兔!我知道,即使妳回答我,我也聽不見!但是我還是要說!所以我才要站在這裡!讓全世界聽到!」吳剛大聲的說。寧靜市看著電視螢幕的人群一陣尖叫,有人發現玉兔站在路旁看著電視,便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轉過來看她了。她的眼眶已經紅了,遠遠看上去,就像兔子一樣。

  「這是人類的一大步!」艾文說。

  「隊長,你可以開始測量空氣成分以及採集土壤了。」地面基地說。

  「跟月面自然保護區的景象好像啊,這裡。」坐在駕駛艙裡的麥克說。

  吳剛鼓足了勇氣,在一身笨重的太空裝裡大喊:「——妳願意——再讓我吃妳親手作的麻糬嗎——?」

  L1街上安靜了下來。玉蟾堂哥在等待玉兔的回答,小剛剛後援會的女生們在等待玉兔的回答,還有周圍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玉兔的回答。

  「我願意——!」她看著電視螢幕大聲的說。玉兔的聲音彷彿有穿透力,全部的人都聽見了。一瞬間,沒有人能夠再安靜,街上的每一個人,都舉起了雙手,圍在玉兔的周圍為她鼓掌,那些聚成一團的女生則也對著電視螢幕開始歡呼。

  這就是那一天。

  ——咦?這麼快就沒啦?

SEI◆後記

  故事說完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玉兔和吳剛後來就如同所有浪漫的童話一樣住在城堡裡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笑),而名物屋也就跟我剛才講過的一樣,推出了很多新商品。(那不是重點吧?)人類重返死月的那一天後來訂為紀念日,每年的那一天,大家都會站在月球上欣賞著千年前曾繁榮過的地球。雖然知道那裡現在生機盎然,不過根據阿姆斯壯他們帶回來的資料,人類想要再回去居住也是有困難的。

  我再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吧。其實,在「地球」滅亡以前,地球上有個國家的人民也有為欣賞月球而訂立紀念日唷。那一天秋高氣爽,天氣晴朗,最適合賞月。那個節日就被叫做「中秋節」。而且,為了這個節日,他們還編織了許多美麗的傳說……

  ※關於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艾文.奧德林(Edwin Aldrin)以及麥克.柯林斯(Michael Collins)的真實故事,還是請各位自己去查吧(笑)。

2004年9月28日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