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樹林】

故事 - Stories

  十二月初正是天氣剛轉涼的時分。對於瑄琦來說,冬日的寒冷並不重要,因為幸福溫暖著她的全身。尤其,現在的她更是如此。

  三日,是辰峰的生日。他不曾邀任何人,只和瑄琦一起,在遠離所有熟悉人事物的地方。楓葉已紅,他們攜手漫步。偶爾,她拾起楓葉,放在手心,輕輕吹一口氣讓它飛舞在空中。

  「我們在一起三年了……,但是,每一次都沒有機會好好的,用只和妳在一起的時間……」辰峰說。

  「沒關係的,」瑄琦笑著:「你很多事要忙,我都知道。」

  「不,別說沒關係,我需要聽妳說的是……」

  瑄琦停下了腳步。

  「你不是已經為了這個緣故,空出這一天來了嗎?」瑄琦說:「機會就在你眼前。」

  「——!」

  那番話引起了一種衝動。風拂過樹林間,吹落了幾片楓葉,也增添了三分寒意。瑄琦的纖手正顫抖著。

  機會就在眼前了,辰峰心想。他走向瑄琦,用結實的雙臂抱住她。自己總是沒機會多陪陪她,她最需要的,應該就是溫暖了吧。

  「辰峰……」瑄琦依在她的懷裡柔聲喚著。「楓葉好美……」

  「嗯,是啊。就彷彿,大地染成了豔紅。」

  「辰峰……你知道嗎?」

  「什麼事?」

  「染成紅色的楓樹林……」

  瑄琦微微一笑。辰峰和她的距離,從未如此接近。

  辰峰感到左胸一陣燙。

  「……最適合用來隱藏血跡了唷。」

  瑄琦手裡的匕首刺在辰峰胸口,貫穿了他的身體。她拔出匕首讓血從他體內釋放出來。無可抑止的血流,從他的心臟湧出,霎時間在他的左胸渲染成一大片。

  「瑄、瑄琦……!」隨著辰峰痛苦的嘶吼,他的口中也流出鮮血,瞳孔漸漸散開。

  「太完美了,」瑄琦看著盡染成紅色的匕首和右手,露出滿足的笑容。「我接近你,等待了三年,就是為了這一刻……!」

  「瑄……」男人的聲音越來越微弱。

  「楓樹林是個好地方……我就把你埋葬在這裡吧,作為三年來你愚蠢感情的代價……!」

  「瑄琦……」辰峰的微弱聲音恢復了平靜。「妳有沒有搞錯啊?」

  「……啊?」

  辰峰挺起胸,雙手用力的扯住自己左胸的傷口往左右一掰,血就像雨一般灑出來。「妳不是害怕看到血嗎?怎麼會來殺我呢?」

  「嗚!」瑄琦突然感到一陣噁心。眼前染紅的辰峰用左手插進自己的胸膛,東摸西找之後,掏出了一顆赤紅色的、仍在跳動的心臟。

  「瑄琦,妳看,我的一片真心……」他猙獰的笑著:「被妳刺了一個大洞……!」他說著,一步步走向瑄琦。

  「不、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瑄琦周圍的一片紅色大地和手上的血刃均化為妖魔,她尖叫著,轉身就逃,但是四面八方都已被包圍,無路可逃——

  「不要——!……」

  滿身是汗的醒來,自己仍在濕漉漉的棉被裡。

  「呼……。剛才……那是什麼怪夢啊?」瑄琦拭著額上的汗。赤色的夢魘,令她餘悸猶存。

  瑄琦完全搞不懂自己的夢,彷彿那只是一場荒謬的戲劇。她從沒想過殺人,也不曾聽過名叫辰峰的男人。她和子均正穩定的在交往,而子均和夢中男人的樣子一點都不像。事實上,子均比那個男人瘦多了,雙手也比較白皙纖柔。

  她在想,自己會不會得了什麼精神病。普通人應該不會作這種夢吧。

  而此時電鈴響了。

  「這麼晚了,會是誰呀……」她在一片漆黑中找到自己的拖鞋,然後搖搖晃晃的走出房間,打開客廳的燈。刺眼極了。電鈴響得也很刺耳。瑄琦的腦子裡還充滿著剛才怪夢裡那種懾人的沈靜感,一時難以擺脫。

  她從電眼往外看,是子均……樣子怪怪的。她立刻打開門。

  「子均!」

  子均倒在她懷裡。他全身都是血,那是真實的血,因為腹部被利刃砍傷而流的。瑄琦完全被嚇醒了,但卻又跌入這個血腥的夢裡。

  「子均!你怎麼了?」

  子均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赫然驚覺自己不該問他任何問題的。

  「我、我去打一一九!」

  「孫……」子均口中吐出了這麼一個字。用一種十分憤怒的表情。

  瑄琦雖然知道現在不是耐心聽他說話的時候,但是她心中卻也明白,即使用再快的速度叫救護車來,也救不了子均了。

  「孫……辰……」

  子均的呼吸停止了。他的身體變得很重,將瑄琦壓垮了。

  「子均……」

  瑄琦為子均闔上雙眼。在她開始哭以前,她已經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2006年2月7日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