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

似詩 - Poemlike

生於塵埃的我們是星宿的主人
在宇宙間各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對於雲與風我們總是懷有敬畏
因為它們從創始之時就在那裡
它們是山,是河,是城,是壁
是空間的距離也是時間的距離

不過就拿他們來說吧
年輕人總是比較性急,我們都知道

二等星的火候只能算及格邊緣
拚了命也無法傳達到雲的彼端
零等星的光芒也只如同一根針
永遠不可能開山闢河鑿城破壁

看似絕望的距離他們仍要發光
仍要發出那無法互相接觸的光

我們都很清楚光來自心中的熱
但是心熱來自何方卻始終成謎

要追求到什麼時候 我們還在看
即使無期之約 他們也會去赴吧
因為 光也要走十六年的那距離
仍有種東西一秒就能夠到達

2005年8月1日發表